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第一次進入蜀南竹海,是在暮春的一個雨天。 雨中的竹海,含蓄朦朧,若隱若現——翠竹披著雨霧,雨霧籠著翠竹,綠中透著白色,白中浸著綠意,好似一幅典雅清秀的水墨畫。 菲菲細雨中,我信步踏上了曲折幽深的竹海山路,越往林中走越覺得進入了一個如煙似幻、青翠欲滴的綠色世界,放眼望去,觸目皆是密密麻麻、遮天蔽日、見不到首尾卻又根連葉疊的棵棵翠竹,它們以其獨有的風姿與魅力爭相展現著自我:毛竹挺拔蒼勁,慈竹高風亮節,班竹淚眼婆娑,羅漢竹大腹便便,人面竹肥頭大耳……就連小小的竹筍也耐不住寂寞,掀開厚厚的泥土和落葉,爭先恐後地探出一個個尖尖的小腦袋來,欣賞著這美麗的春色。微風中,輕靈的薄霧在疏枝密葉間浮來游去,宛如輕輕飄動的羽紗。小路旁,萋萋芳草,簇簇野花,潺潺溪水,道道瀑布,在雨霧的籠罩下更加嫵媚婀娜。 漫步前行,竹林內的雨點遠比竹林外的雨點大,顆顆雨點,淅淅瀝瀝,滴滴答答,猶如雨打芭蕉,那些綴在翠竹枝頭、小草葉尖、巨岩稜角上的串串水珠,像滿天的星斗,又像散落的珍珠,閃閃爍爍,熠熠生輝。走不多遠,我的衣襟已濕漉漉的了,真可謂“道狹草木長,朝露沾我衣服”! 雨驟然變大,我躲進了路邊的小亭,登亭俯瞰,頓覺一覽眾山翠:山頂是竹,山腰是竹,山谷是竹,山腳是竹,莽莽蒼蒼,鬱鬱蔥蔥,翠綠如海。一陣山風拂來,漫山遍野的翠竹枝條隨風舞動,沙沙作響,那搖曳的竹枝竹葉,疊加在一起,匯聚成一片,酷似大海波濤起伏,巨浪滔天,甚為壯觀。雨水,沐浴著竹海,竹海更加青翠如洗,雨滴,彷彿是來自天籟的精靈,以細碎的腳步,飄逸的身影,竊竊的私語在不經意間潛入我的心靈,讓我心馳神往,如醉如癡…… “從今有雨君須記,來聽蕭蕭打竹聲。”聽雨是一種享受,在竹海聽雨更是一種超凡脫俗、回歸自然的享受。聽雨之時,塵囂遠去,俗煩淡然,心輕夢淨,物我兩忘,那份只有雨趣而無淋漓之感的暢快,讓我平添了許多感悟——對生活、對生命的感悟。一滴雨,蒸發到空氣裡,經過無數次凝聚才結成水滴,然後又費盡周折繼續凝聚,直到凝聚成烏雲,再經過不斷凝聚,凝聚,最終化為雨點降落,浸入土裡,繼而又蒸發到空氣裡……人的一生不也正如這一滴雨的生命輪迴嗎? 我正冥思著,猛然間一縷陽光透過枝葉灑下點點光斑,原來竹林外的雨已經停了,而竹林中仍綠水滴滴。走出竹林,我轉身回望,雨後的蜀南竹海更顯出竹之黛綠,山之翠微,水之秀麗,霧之潔白,雲之空濛…… 啊!仙境一般的蜀南竹海,你在我心中留下的豈止是留戀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鱸魚在水裡,我是鱸魚,你們看得到水中的眼淚嗎?更何況它很溫順時,淚水又是顯得多麼奢侈! 時光拋了我的眷戀,一個人的孤單不是孤獨,一個人的寂寞不是消沉。多麼慶幸,無論如何,你們都在我的眼間流連,走遠了,也還記得當年的明淨窗璃,你們的笑靨如花。我還可以從很遠的城市走到你們的左右,並肩看風和日麗,過往白駒。 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,偏偏那些安靜的美好讓人羨慕的洗濯點滴,想從中過濾一些,一些也好。 我很好,一直很好,儘管小小波折,卻一直沒有改變自己,愛著這個世界中在乎的,愛著在乎我的,我懷念回不去的歲月,也有小小遺憾,可是從未想過走那來時的道路,因為知道什麼是要所珍藏的,什麼是所憧憬的。我們所得到的也許正是失去的,你若是稱一稱兩者的重量,或許就是平衡的。改變一點,天翻地覆的變化不是我的希冀。 在卓越買的兩本書今天到了,《男人這東西》、《女人這東西》,我總覺得我是理論主義者,所以看到的反而更純真了點,有些傳統是根深蒂固的,有些想法卻又是很容易被左右的,在此時地點,彼時未來,善良的人們請幫助我,讓我繼續與你們同行,走過漫漫長路。 我很安心,看淡了,什麼都不重要了,明天和你們一起早起,去食堂買上熱乎乎的早餐;明天穿上駝色的大衣,中意了一個冬天的溫暖;明天帶上白色的髮箍,小時的裝扮,別說,越活越回去了。明天去上史記研究,那捆從千年走來的故事。明天去看枝頭花開了沒有,因為它是經歷了一春一春,有著儂本鍾情的模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