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現在的生活好了,天天都過年。人們喜歡憶憶舊,吃點兒苞米麵餅子、窩窩頭、高粱米水飯什麼的。我家偶爾做點小白菜土豆湯,常常讓我想起鋼廠的大菜湯來。 有一個時期,廠裡的食堂實行飯票制,一個票4分錢,正好是一碗大菜湯的價錢。鋼廠的大菜湯,用的是嫩綠嫩綠的小白菜,加上切好的土豆條,洗淨後扔進大鐵鍋裡,加水加點兒肥肉和大骨頭,熬出來的菜湯真是鮮美獨特、沁人心脾。 那時候,廠裡給爐前工甲字保健3毛錢。由於物資匱乏,生活不富裕,很多老師傅都捨不得吃保健,買了保健也是拿回家和家人分享。一盤肉段8個票3毛2分錢;一盤木耳或一盤木須肉、一盤燒茄子都是6個票2毛4分錢。家人一起分享,其樂融融。我師傅當然也不例外,他家住近郊,屬於一心顧家的那種人。家裡人口多,妻子加兩個孩子,還要照顧父母,生活十分拮据。 師傅愛喝大菜湯。平時一碗大菜湯加上2、3個饅頭,一抹嘴巴就是一頓飯,回到爐前幹什麼活兒都不耽誤。你看他,穿著厚厚的防熱服,雖然又大又笨,可裡面襯上黑色的厚呢子,防輻射熱效果相當好。穿上它,上千度的高溫也能衝上去。師傅姓孟,幹活不耍滑不偷懶,機靈能幹,髒難險累活兒干在前,剛入廠時工友們都叫他“孟虎子”。時間不長就成了二助手。自從發現他吃飯老是大菜湯加饅頭以後,工友們就乾脆叫他“大菜湯”了。師傅不計較也不跟大家理論,他是那種心靜如水,隨遇而安的人,豁達、樂觀。胸襟開闊,坦坦蕩蕩。任你說什麼,他還是樂呵呵地爐前爐後地忙,老是琢磨著把活兒幹好。 一段時間,廠裡號召爐子要多吃廢鋼降成本。當時不是所有的爐前工都當回事兒的。因為加多了廢鋼,耐火磚抵擋不了重壓就會損壞爐壁,減少爐令,造成很大浪費,影響競賽指標的完成。在濃煙迷漫,熱浪滾滾的爐前,師傅組織我們在兌鐵水前多加礦石、鎂石鋪爐底,然後再加廢鋼,以減少爐壁的壓力,效果非常好。一次,吃飯的時間快要到了,他硬是帶領我們堅持搶時間,加了兩大槽廢鋼,兌完鐵水才帶著一身身淋漓的汗水去食堂吃飯。那一次師傅喝了兩大碗大菜湯,就著大饅頭,我們每個人也喝了一大碗,好香好香啊! 歲月如歌。多少年過去了,鋼廠大菜湯的清香還常常飄在身邊,久久不散,彷彿一首柔美的歌時時響在耳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