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鱸魚在水裡,我是鱸魚,你們看得到水中的眼淚嗎?更何況它很溫順時,淚水又是顯得多麼奢侈! 時光拋了我的眷戀,一個人的孤單不是孤獨,一個人的寂寞不是消沉。多麼慶幸,無論如何,你們都在我的眼間流連,走遠了,也還記得當年的明淨窗璃,你們的笑靨如花。我還可以從很遠的城市走到你們的左右,並肩看風和日麗,過往白駒。 沒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,偏偏那些安靜的美好讓人羨慕的洗濯點滴,想從中過濾一些,一些也好。 我很好,一直很好,儘管小小波折,卻一直沒有改變自己,愛著這個世界中在乎的,愛著在乎我的,我懷念回不去的歲月,也有小小遺憾,可是從未想過走那來時的道路,因為知道什麼是要所珍藏的,什麼是所憧憬的。我們所得到的也許正是失去的,你若是稱一稱兩者的重量,或許就是平衡的。改變一點,天翻地覆的變化不是我的希冀。 在卓越買的兩本書今天到了,《男人這東西》、《女人這東西》,我總覺得我是理論主義者,所以看到的反而更純真了點,有些傳統是根深蒂固的,有些想法卻又是很容易被左右的,在此時地點,彼時未來,善良的人們請幫助我,讓我繼續與你們同行,走過漫漫長路。 我很安心,看淡了,什麼都不重要了,明天和你們一起早起,去食堂買上熱乎乎的早餐;明天穿上駝色的大衣,中意了一個冬天的溫暖;明天帶上白色的髮箍,小時的裝扮,別說,越活越回去了。明天去上史記研究,那捆從千年走來的故事。明天去看枝頭花開了沒有,因為它是經歷了一春一春,有著儂本鍾情的模樣。